当前位置:首页>人生百味>归路

归路

归路

天气已经有点热了,出小区走了半圈,额头出了不少汗,身上也有些黏乎乎的,便回到出租屋,把两件羊毛衫和一条棉裤给脱了,之后才继续出门漫步。

我的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听着纯音乐,现在听歌都懒得记名了,反正不喜欢的听一遍就忘掉,喜欢的听腻了看到歌名也会自动忽略。我甚至听不清旋律,由于路上汽车行驶和工厂运作带来的嘈杂声,我只能象征性地带听歌,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现在遇到一个人过来问我到底在考虑什么,我恐怕也只能抛弃幻想,目瞪口呆,仿佛还没睡着,就被闹钟敲醒。

所以这次出行,没有特别的理由,仅仅是放松罢了。

最近失眠得厉害,半夜十二点精神抖擞,想睡更想看手机,哪怕只是一句话、几秒的视频,都能让我觉得安心。一旦离开手机的庇护,想到第二天早上六七点就会自动醒来,就感到恐惧。长时间的缺乏睡眠,导致我的精神有些错乱,所以可能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是一个疯子的呓语。

保持冷静,往前走就是,又没让跑步,所以根本不用喘气。最近的出行方式确实比较单调,短途骑共享单车,中途坐公交,长途坐地铁高铁火车,虽然丰富,但是总感觉没有实际的体验,仿佛坐在家里,突然就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轻描淡写,很难像古人那样对离别或远行那般刻骨铭心。当然我也不是受虐狂,让我不停走路或跑步我肯定累到绝望,只不过现在就是很想说明自己返璞归真的优良作风。

我不是特别想吹牛,现在过得真不算好,只能说有点希望,至少对未来能养活自己有一定预期。不停地投简历,不停地面试,如傀儡一般被用人单位的人事和面试官们牵着鼻子走,像江湖骗子在不断和一群牛鬼蛇神对阵后钻研话术。虽然越发肯定自己这莫须有的能力,但还是如小丑般在各大舞台逢场作戏。

我照着熟悉的路走了很久,天色阴暗,天气预报说下午五点可能有雨,不过我绝对能在五点前回去。这条路我已经步行过两次,今天是第三和第四次。一次是和朋友吃饭,出火车站回来的路上,找不到共享单车,就靠着十一路加上缺德导航到了家。第二次发生在几天前,那天我买了烧饼做午饭,回来的路上被两个小伙请帮忙给新开的门店点赞,点赞完了有抽奖活动,小伙说很难抽中,送我根数据线,我一点就抽中四等奖,一个平板电脑。当时楞在那里,告诉小伙我抽中了,他说带我去门店领奖,领到电脑要给他们每人买一瓶水。我说可以,还掉共享单车,坐上另一个小伙的电瓶车,路上我意气风发,互相问候了情况,原来他比我小一岁,在这城市里做销售呢。到了店受到一男一女两位老板的热情招待,他们热情洋溢地给我介绍送平板电脑的相关事宜,我备受鼓舞,决定耐心听取他们宝贵的工作经验,也向老板申请了预留时间供我考虑,之后沿着上次走过的路回到家。

我至今都记得那句“好马不吃回头草”,可还是不停地走回头路,这点让我觉得自己很封闭,喜欢安于现状,不肯尝试新鲜事物来寻找突破。主要还是因为现实生活带来的诸多顾虑,虽然我年轻有精力,但还是有诸多琐事缠绕。比如我现在非要走一条不认识的路,那就有走很远然后手机没电开不了地图回不了家的风险。何况既然是漫步,那就没有目的地,所以无论是旧路新路,怎么方便怎么来。在如迷宫般的城市街道上,很容易就迷失方向,所以渴望稳定也许是不错的选择。习惯了走这条路,以后就不会因陌生感而焦虑或恐惧了。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我来到铺设了红木板的小河滩旁,看到有几个老年人在垂钓。河水很绿很浑,可能是岸边的杨树和天气的衬托所致。我很想问问他们收获情况,但又对此不很关心,也懒得开口了。继续沿着木板铺设的小道走,大脑现在已经几乎完全放空,不敢想也不愿想过去,宁可让发生的事烂进肚子,也不愿像絮叨的祥林嫂对内心重复千百遍不足为奇的经历。再往前走,小道就便成了悬空的桥,我无心流连水质问题,只是走过去,然后接着走下去,在某个地方回头。

也许是太累的缘故,我的汗水涔涔,背上已经湿透。我看到结伴而行的两个小孩,便尾随他们一会儿,其中一个扭过头看我,我向他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他的神色变得很难看,瞪着我朝他的伙伴耳语了一番,两个人飞速地跑掉了。

我感到有些寂寞,总想朝别人说点什么,可突然就不知道有什么话题能对陌生人讲的。就连小孩,我都不知该怎样面对。以前看了点小说,对小孩子有无限的喜欢,觉得他们纯洁可爱,至少可以用些话引导他们,宽慰他们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命运。但现在我觉得自己比这些小孩还要不堪重负,至少他们还能商量着躲避我这个怪物,我却不知向谁倾吐自己的委屈与不甘,又不知逃到哪里去。这时我掏出手机,换了首音乐,然后盯着乱七八糟的软件发呆。

我看到许多房子,房子里有许多格子间,人们在里面不停串门,大声喧哗或嗡嗡低语。置身其中,我也在串门,看戏,偶尔点点头,或者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话。有时候我觉得他们挺蠢的,因为觉得他们的表达方式不值得去花精力理解。吞吞吐吐,旁敲侧击,明明说出来也无伤大雅,可因为个人的偏见,矫揉造作的姿态,连春秋笔法都不会用,而是掩耳盗铃式的讲述自己的事,虽然旁观者都能看出来他因为惧怕某种不登大雅之堂的想法被暴露而掩饰,但他还是不肯承认,而这一点也不幽默,反而因为在事实上盖了一层遮羞布,让人没耐心听他的分享。毕竟大家都挺忙的,没人愿意听一个并不真实的故事。

但有时候又觉得他们这样做也无可厚非,至少不影响我们接触真实,如果一个人无差错地向我娓娓道来一件事,反而会有提前设计的疑心。所以我也不敢信自己的直觉,有时候真是为了嫌恶而嫌恶,或许表达者并没问题,反而听者应该反思自己的理解力与耐力是否合格。何况一切都不过为了消磨时间,别人的事,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便我一句也听不懂,难道会影响到我的生活?倒是为此小题大做才显得有些愚蠢,表达者没有让倾听者理解的义务,我本来也没打算解决他们的问题。

有时候就像钟摆一样在不停地晃动自己的立场,每每想中立,就会很无聊,往两端倾斜,又觉得极端。在我面对枯燥无味的生活时,我想到的是从网络中获取信息填补空白;一旦浏览得多了,又觉得混乱,形形色色的人在我的眼前走过,我却很难记住他们的模样,也逐渐忘掉他们说过的话。投射到现实中也是一样,我已经没耐心听一个絮叨得像我本人的家伙来给我讲述他的故事了,毕竟他讲的太不足为奇了,我费时间听完的功夫都够我看几则这样的故事了,哪怕只是了解一点摘要也够我填补空虚,再多就是新陈代谢掉都嫌臃肿的细节。

可我还是承认现实生活带来的体验要比从他人嘴里讲述的故事更为强烈直观,如果只是听故事,确实可以置身事外,可以选择理解或不理解。但走进现实世界,理解或不理解就会导致决策的偏向出现纰漏,而这并不能一甩手说不干,而是作为亲历者要承担起责任,一不留神就会错过机会,或是做出无可挽回的事。主要这样的时刻并不多,因为我们都贪图安逸,不肯冒险,所以只能日复一日地忍受孤独与寂寞,除了有对他人嘴里讲的事本不该有的羡慕或嘲弄,只能在兴致盎然时给别人编织一张梦的网。

如果在现实中,作为倾听者,我期待的交流方式是审问式的,因为这样能跟上别人的节奏,也能具体分析事情的本来面貌。不过这确实比较累,所以宁可到网上看别人吹牛而不置一词,也不愿浪费时间去摸索一件无关紧要的事的全部细节。因为我不是裁判,不是法官,不是洞悉世事的上帝,我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人,不是可被托付或信赖的对象,所以有些事没必要问,有些话题宁可不展开,窥探隐私已经不是乐趣,虽然我总是提供自己作为别人的素材。

漫步回来,我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我在漫长的等待中变得愈发习惯黑暗的裹挟,所以今晚熬夜在所难免。未来或许就蕴含在这不规律的生活中,脆弱的躯壳被社会这台大机器碾成碎片,断送本不存在的理想。这时我发现自己剩下的只有时间,能做的事只有忏悔,可是这样也无法改变命运,因为我只认识自己走过的一条路,除了回头去接受,我别无选择。

温馨提示:

文章标题:归路

文章链接:https://mojuec.cn/456.html/

更新时间:2024年05月05日

本站大部分内容均收集于网络!若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至:mojuelove@163.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资源所需价格并非资源售卖价格,是收集、整理、编辑详情以及本站运营的适当补贴,并且本站不提供任何免费技术支持。

所有资源仅限于参考和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更多请阅读墨觉网络服务协议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人生百味

五四青年节:青春正当时 奋进不停歇

2024-5-4 11:03:15

人生百味

错过了再回头,就成了打扰

2024-5-7 12:46: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